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梧桐树下好安家

來點小雨,伴我夜讀、靜思、發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曾经以为绿军装就是这辈子的本色,军营就是我此生唯一的归宿。当20年最宝贵的青春年华在军营悄然流逝而去的时候,我收获了想要的果实,也饱尝了无从拒绝的苦涩。有一天,仿佛突然认识了自己。终于知道你改变不了这个世界,而世界却在麻木中消费着自己。“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,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”,于是,带着我自认的高尚挥手作别。

 
 

父亲终于还是去了  

2007-07-04 20:22:5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父亲终于还是去了。

    2007年1月11日凌晨,12点的钟声过后,在母亲、我和二弟的陪伴下,父亲走完了他72年的人生路,瞌然长逝。

    我和二弟是7日上午回到老家的。6日的夜里二点四十分,母亲来电话说,父亲怕是不行了,叫他已经没有反应,好象连气息都没有了,只是身上还是热的。家里只有她和年过八十的外婆,让我们收拾一下赶紧回家。于是起来,第一件事,是打印了一张父亲的肖像,这还是国庆节回家时妹妹特意找出来的父亲的工作证上的相片。妹妹说,哥,爸爸反正是迟早的事,这张相片就当遗像,你方便一些,就交给你了。打开电脑,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就开始打印。凝望着屏幕上的父亲,是那样的年轻、精干、富有活力,不敢想象他就这么离开了我们。不一会,我就泪流满面失声痛哭起来。

    收拾好相片,已近四点,正欲起身叫醒妻儿,准备住在郊区的二弟一家过来即驱车回老家。家里的电话两次响起。电话是大叔打来的,说父亲又有了呼吸,而且看来情况也比较稳定,告诉我们如还没有出门,就暂时不要急着回家了。听罢电话,自然是欣慰的。赶紧告诉还赖在床上的妻子,让她先不必起来了。在书房静坐了一会,想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办。病入膏肓的父亲,什么时候离世都是有可能的,这次的欲走还留,只是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吧!我兄弟三人,皆在外地,他一定是在等着我们回家,看上最后一眼才会放心的上路吧。

    想到这些,我还是决定回家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9)| 评论(5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